2019/2020冬攀K2:明玛G队伍动身前往K2大本营_户外
作者:黑龙江新闻 | 时间:2020-01-14 01:16 | 来源:

  明玛G独自攀登Chobuje峰照片。图源:明玛G
近日,明玛G以及国际队伍成员们最终确认了冬攀K2的行程。首先,K2登山许可证已于12月19日颁发,探险队的装备已在2019年平安夜运抵伊斯兰堡。现在所有队员都已经到达了巴基斯坦斯卡度,明天开始徒步向大本营进发。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如下:
1月12日:坐车到Ashkoli1月13日:徒步到Jula1月14日:徒步到Paiju1月15日:背夫们在Paiju休息一天1月16日:徒步到Urdukas1月17日:徒步到Goro-II1月18日:徒步到Concordia1月19日:徒步到布洛阿特峰大本营1月20日:徒步到K2大本营
队员们合照。图源:明玛G正如之前所宣布的,此次探险队员有明玛G、冰岛队员John Snorri、中国队员高立,以及最新加入的斯洛文尼亚队员Tomaz Rotar。后面三位是近几年才开始8000米高峰探险的,但根据他们的登山履历,他们对此非常认真。
Snorri在2016年登顶阿玛达布拉姆峰,2017登顶了K2、布洛阿特峰和洛子峰,去年秋天又攀登了马纳斯鲁峰。高立在2016年登顶马纳斯鲁峰,2018年登顶珠峰,2019年,又登顶了洛子峰和马卡鲁峰。而过去三年,Rotar直接就去攀登世界上海拔前三的高峰:珠峰、K2和干城章嘉峰。他们所有的攀登都使用了辅助勇气,目前在这个项目上还没有表示出会有什么不同,或者说还没有得到确认。但,明玛G已经明确表示,他想尝试无氧攀登。
当然,从登山履历上来看,团队中最强壮的当属夏尔巴成员: Tamting SHERPA(昵称TT)、Pasang Namgel Sherpa和Kili Pemba Sherpa,他们与国外登山队合作了很多年。TT拥有近50次8000米及其它主要山峰的探险经历,包括9次登顶珠峰。Pasang登顶珠峰8次,以及数次其它8000米山峰。但在巴基斯坦,他只登顶了迦舒布鲁姆II峰,而且这是第一次面对K2。Kili Pemba则是所有伙伴中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达到了11次。
他们的简历反映了典型的夏尔巴向导生涯,从6000米的徒步型高峰开始,然后开始攀登卓奥友峰、希夏邦马峰和珠峰。比如,拿Kili Pemba来说,他攀登珠峰是向着一个一个营地越来越高的缓慢过程,直到2003年他第一次登上珠峰。从那以后,他的每次珠峰攀登几乎都成功登顶。对所有这些队员来说,冬攀K2绝对是他们登山生涯中的一次飞跃。
至于队长明玛G,他已经完成了全球14座8000米山峰中的13座(只剩下希夏邦马峰),其中12座是无氧攀登。他登顶了珠峰5次,K2两次,还开创了三座尼泊尔山峰的首次攀登,其一便是陡峭险峻的Chobuje峰,海拔6,686米,他从西山脊成功独攀。此外,明玛G是国际高山向导协会联盟(IFMGA/UIAGM)认证的山地向导,也是“想象尼泊尔”的创始人。

Sarbaz Khan,无氧登顶K2登山员,将是冬攀K2的关键人物。图源:Apricot Tours
另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队员是当地的高山向导--Sarbaz Khan。他无氧登顶了K2、南迦帕尔巴特峰、布洛阿特峰、马纳斯鲁峰和洛子峰(也是首次登顶的巴基斯坦人),除了K2尝试两次,其余山峰均是首次尝试便成功登顶。而作为首次在秋季登顶南迦帕尔巴特峰的队员,他对淡季攀登也十分熟悉。
这个冬天,Adam Bielecki正在恢复伤病中;Denis Urubko选择了布洛阿特峰(最终他会怎么做还不得而知);Simone Moro去了迦舒布鲁姆峰;而Alex Txikon将尝试珠峰。
也许,这并不是一些人想象中冬攀K2的“梦之队”,但是我们的队员们都积极准备着,直面这座野蛮巨峰。这也反映了今日喜马拉雅攀登的一个现象:一方面,有财力的客户乐于利用所有可用资源来实现自己的野心;而另一方面,越来越多当地专业的登山者,摆脱掉他们高海拔背夫的角色,完全以一名全方位向导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他们拥有无可企及的经验和高海拔优势,真正的首次尝试迈步向前。
让我们静心待佳音,祝好运!最后,为大家献上一组一周前Simone Moro和Tamara Lundgar徒步到迦舒布鲁姆大本营的图片,此情此景应该也是我们的队伍会在路上遇到的:

图片来源:Simone Moro脸书

上一篇:一段狼塔C+V的记忆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
中国新闻社黑龙江分社主办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