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心所向,素履所往, 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作者:黑龙江新闻 | 时间:2020-06-14 01:15 | 来源:

  ——登祁连山冷龙岭5024纪实

冷龙岭位于祁连山东段,超过5000米的山峰有两座,除了主峰岗什卡,还有5024(一座以海拔命名的山峰),冷龙岭上时而蓝天白云一片洁白宁静,时而狂风怒卷残雪天昏地暗,时而又是雪崩山洪泥石流狂泻而下,景象瞬息万变。

自从2018年6月去夏日塔拉草原远远的望见冷龙岭像一条银龙横亘在祁连山脉东段,岭上常年积雪不化,就心心念念能到冷龙岭一探究竟。

两个月后一行14人历时三天半,行程75公里重装穿越冷龙岭,行进过程中多次看到5024在盛夏季节戴着雪帽高高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

2019年8月小试牛刀顺利登上冷龙岭夹墙山二峰。

今年五一期间与阳光群主的计划不谋而合———登顶5024。

2020年5月1日下午3时许,三支队伍共计29人前后到达登山起点,整理行装拍了合影后鱼贯向大山深处进发。

山谷里除了水流就是我们沙沙的脚步声

干燥而柔软的草地是我们今日下榻之地(相比后两天潮湿坚硬的石头地简直是五星级营地啦)

入夜,满天的繁星是在灯火辉煌的城市里见不到的景象

计划没有变化快,也许是老天的眷顾,第一梯队的强驴无意间多走2公里扎营打了提前量,为次日翻越垭口过浅滩暗河的行程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第二天翻过了垭口就远远看到计划中的宿营地,有6人因体能所限加之缺乏重装经验到垭口就返回了,我们顺着雪坡斜切,坡度太大,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下到沟底,期望从河谷浅滩过去,再上行到宿营地。

地面的复杂程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除了显露出来的河道外,那看似平整的雪面下面隐藏着冰沟、雪窝、暗河和冰裂缝,队友们小心翼翼有循着前人的脚步前行的,也有分散开来寻找过河的地方。

我选择一处较窄的雪面准备走到露出石头的地方再寻找下一步的方向,刚走两步暗叫不好,冰凉地感觉已透过鞋面传到脚上,连忙拔起,重心已落在另一只脚上,随着脚面的下陷,我扑倒在雪面上,试图通过增大受力面积减少局部压强爬过雪面,又听得身下传来河水哗哗流动的声音让我暗暗叫苦。

队友叫老牛把防潮垫给我趴上拉过去,我估计雪层加薄冰承受不住我和背包这一百多斤的重量,等老牛卸包解防潮垫我就狗爬变狗刨了,略一思忖奋力向前爬去,随着身体的不断下陷,身后拖出一条深深的雪槽,一小时后咆哮而下的山洪就将我经过的地方冲出一米多深的河道,每每想到如果在那个时候我还在雪里挣扎……

如今我还能全须全影坐在这里码字真好????。

无法到达计划中的第二宿营地,经过商议就地扎营,第三天凌晨趁冰冻住的时候过河登顶,刚扎好帐篷忽听队友喊“雪崩”,顺着队友手指的方向,左前方山体积雪已经坍塌一大片,有的地方露出亮晶晶的冰川。

不一会又听得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循着声音的方向一看,一堆黄色的东西正顺着山势向我们这边快速移动,到跟前了才看清原来是融水夹杂着冰雪石块和泥浆冲开河道以锐不可挡之势经过我们面前向低处冲去……所经之处积雪消失,河道毕现。

经过艰难的跋涉到达第二营地,看到雪崩和山洪,部分队员已觉得登顶无望,安全返回是最大的目标,于是第三天早上有8人经过慎重的考虑也提前下撤(从安全户外的角度来看,这样做是正确的,因为早上冰雪尚且牢固,下午冰雪消融雪崩、山洪、泥石流都会发生,即便这些都不会遇到,道路也会更加难走)。

11人按照原计划凌晨三点出发登顶,剩余4人在营地等待。

那一夜月光皎洁,由11盏灯光组成的小分队跨过河道、爬过雪坡、淌过湖面,逶迤于山脊和山谷之间。

太阳露头的时候我们正在超级练驴坡上喘着粗气,温暖的阳光给大地撒下一片金色。

8点20分到达主峰平台,看看眼前的小山包似的主峰,我和队友说“都能上去,最多两个小时搞定”(此处左右开弓先给自己二十个耳光),随即各种摆拍。

( 本文作者 : 爱晚婷 ) 12下一页

上一篇:离开便开始想念,徒步西班牙朝圣法国之路800公
下一篇:没有了
中国新闻社黑龙江分社主办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